杜子健放言“超过三万代

杜子健放言“超过三万代

整个破局峰会安排得行云流水,温情满满、红包满满。不管是个人演讲环节,还是圆桌

贝贝张良伦:5年创造两

贝贝张良伦:5年创造两

八年前,从阿里巴巴滨江园区走出来的85后创业者张良伦,在杭州江干区开启第一个创

国际创始人王晓菲转型大

国际创始人王晓菲转型大

们身边就有着这么一个人,她值得所有女性学习和敬佩。王晓菲,聚星国际创始人,一

当前位置: 社交电商网 > 打传 >

传销解救师:你以为自己能挣1040万吗?

时间:2019-04-09 13:40来源:看客 作者:看客 点击:
如果不是2012年的夏天第一次走进那样一间屋子,肖双(化名)不会想到,在接下来的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他的生活将围绕这些屋子及里边的人展开。
null

反洗脑和洗脑一样,都是靠骗

【社交电商网北京4月9日讯】(看客)那是些80来平米的两室一厅,弥漫着淡淡的霉味。

客厅堆满来自全国各地的行李。十多个人,男的住一间,女的住一间。没有床,熄灯后,身子挨着身子睡在地垫上。

如果不是2012年的夏天第一次走进那样一间屋子,肖双(化名)不会想到,在接下来的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他的生活将围绕这些屋子及里边的人展开。

过去,他被传销组织“洗脑”而成为其中一员;如今,他是一名致力于对受害者进行“反洗脑”的传销解救师。

“传销怎么会这么有素质呢?”

肖双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封面是一张电视节目的截图:那是2014年,他在某电视频道进行反传销分享。如今被称为“肖老师”的他,彼时还是志愿者“小肖”。

选用这张图,是为了获取家属的信任。“都上电视了,应该不是骗子吧。”

“信任”二字,在我们的谈话中出现过好几次。 “洗脑”和“反洗脑”的成功,离不开这个。

null

肖双如今承接家属委托,解救被困的传销人员,他说收入和在外面打工差不多。传销解救师在国内还是一个依然神秘的职业,活跃的从业者仅有四十多人。

把时间往回拉两年。2012年,肖双就读于一所理工院校的自动化专业。他口才好又活跃,在学校的公益组织担任高层,常带着社员天南地北跑活动。

“大学大学,大不了自学。”课业繁重无聊,校外的社团生活又如此丰富,肖双萌生了退学创业的念头。暑假时,高中同桌请他到徐州玩,还给报销车票。盛邀之下,肖同学欣然前往。

火车在徐州停站,与同学一道来接他的,还有两个不认识但很热情的女生。

同学说,他参加了一个网络营销项目,卖一款名为“nobody”的皮包,觉得是个发财的机会,想请肖双帮他参考参考。到了出租屋,项目领导也请他帮同学做决定,“先住下七天,觉得有问题,到时候就带着朋友一起走嘛。”

null

传销人员的笔记里,密密麻麻写满励志文字,这实际都是上线用来控制新人的罚抄手段。

如今的肖双已经知道,这种“七天考察,不行就走”的套路,是典型的南派传销。

在传销界,北派传销源自东北,操作手法更加粗暴,往往会限制人身自由。而南派则充满人情关怀,全凭洗脑。

早在邀约之前,亲友就会根据你的性格,和经理商量个性化的洗脑计划。

自从了解到肖双做公益的经历,“爱国”、“抵制外货”、“打造民族品牌”就成了经理的口头禅。

这让肖双有了结论,觉得这是一个年轻人创业的短平快平台,不仅能赚到钱,还和公益组织有些类似。于是,他交了2900块,正式成为组织的一名“业务员”。

这样的拉人套路,也被肖双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变着花样重复使用。

找对象吗?这儿都是女大学生。

找工作吗?我表哥的公司在找人。

穷学生有多少种欲望,就有多少种诱人的广告。凭借着口才与人脉,肖双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拉来了三十多个人。

null

杨暮(化名)来自云南,来九江和网恋女友见面,结果落入传销陷阱。“他们威胁说我不准走,不然就找我父母的麻烦。”

被拉来的亲朋好友重复着肖双的心路历程。在这个军事化管理的“大学”里,从疑惑走向愉快与信仰,一切只需七天。

一旦住下,熟人和经理就会开始大谈赚钱之道,项目的名头可能不同,但讲来讲去都是一样的套路:

“这叫直销,是国家为抵制外货、防止资金外流而设的。既能带动社会经济,还能改变个人命运。”

其中最典型的叫“1040阳光工程”,新人入会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就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号称只要干得好,就能最终赚到1040万,走上人生巅峰。

null

组织成员的笔记和每天安排,充满“家庭”、“爱情”、“梦想”的字样。

当然,在洗脑过程中,谈钱只是最基础的操作。新人并非毫不怀疑组织的性质,但疑惑很快被一一打破。

“国家是正面打击、侧面扶持、暗中支持。”

“媒体的打击是国家的‘宏观调控’,避免行业发展过快。人人都做这个不是乱套了嘛。”

到最后,但凡有新来的人认为这是传销,就会被其他人指责说“你不爱国”。

null

警方在传销窝点门外排查。

除去严谨的说辞,组织的氛围更是留人的关键。

一个组织两百余人,分住在十余个出租屋里。为防止成员混熟私聊,每隔一段时间便重新安排宿舍。换宿也是在夜里十点后,以防大规模的行动引起邻居怀疑。

一个老人一次只能邀约一个新人,如果同时有两个新人过来,容易“交叉感染”不便洗脑。

而新人一到达寝室,身边就会被信念坚定的老成员围绕 —— 每个人都告诉你这个东西能赚钱,谎言重复了一千遍也就成真了。

null

在传销窝点的客厅里,堆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行李。

这个“国家扶持”的项目最高级别是老总,往下依次是经理、主任、主管、最后是业务员。成员们互称“老板”,感觉发财近在咫尺。

每个人的目标都是当经理。在他们的想象中,那意味着结束砸钱的生活,获得国家提供的保底工资,得到社会认可和家人的肯定。不幸的是,多数传销人士努力一辈子,都只停留在最底层。

其实组织里的生活并不好过。生活成本被严格控制,土豆、白菜、萝卜,每人每天的伙食费最低可以压到两块钱。

只是在经理梦想的支撑下,很多杂念都放下了。

null

肖双说,出租屋看上去井井有条,这时人就会出现从众心理,这就是被洗脑的开始。

军事化的管理下,出租屋里井井有条,生活变得“单纯而充实”。

做饭的五点起床,六点半吃饭,吃饭时要讲笑话。接着打牌到九点,然后去串寝,在大课堂听课,或者逛公园。一闲下来就组织打牌,没有思考的时间。

为了获得上级的关注,他们争着去洗碗洗锅煮饭做菜,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今天,你付出了吗?”

肖双因此减轻怀疑,“传销怎么会这么有素质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本网内容授权书
Copyright © www.wsws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交电商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5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