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店顾荣:人和人之间天

贝店顾荣:人和人之间天

在2019亿邦社交电商大会上,贝店总裁、贝贝集团合伙人顾荣在2019亿邦动力社交电商大

杨仙强:社交电商现阶段

杨仙强:社交电商现阶段

昨日,广州电子商务行业协会成立社交电商分会暨授牌仪式在广州举行,广州花生日记

有赞联合创始人蝎子:破

有赞联合创始人蝎子:破

7月10日消息,在2019亿邦社交电商大会上,有赞联合创始人、马蹄社成员蝎子发表了题为

当前位置: 社交电商网 > 调查 >

招揽00后大学生入伙,微商急速年轻化的背后

时间:2019-09-09 10:57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作者:化妆品财经在线 点击:
自《电子商务法》实施以来,市场对电商、微商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这也使得短期内微商从业者有所减少,但实际上,走微商渠道的品牌却并没有减少,“人头”于是成为稀缺资源。继

【社交电商网北京9月9日讯】(化妆品财经在线)《电子商务法》实施以来,市场对电商、微商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这也使得短期内微商从业者有所减少,但实际上,走微商渠道的品牌却并没有减少,“人头”于是成为稀缺资源。继宝妈之后,急需“下线”补血的微商品牌们,最近又集体将目光瞄向了不谙世事的学生群体。

金秋九月,开学季,青春的气息洋溢在校园。对于进入大学的新生而言,一片广阔的天地和生活,在等待着被她们探寻。而在微商品牌的眼中,意味着一批新的“代理资源”,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就如同数年之前,宝妈群体被它们精准地选中,“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代理人一样。

将时间拨回至一年前,2018年9月初,18岁的郭晓婷走进湖北省武汉工程大学,成为一名大一新生。不久,课程不重的她便重操旧业,开始做起微商代理。

对于一个从高一就接触微商代理的她而言,算是轻车熟路。郭晓婷向《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透露,如今升了大二,班上有超过一半的女同学在朋友圈售卖不同的产品,纷纷加入了微商大军。

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发布的《2019年中国社交电商和微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社交电商保持高速增长,预计市场规模达20605.8亿元。2019年社交电商消费者人数已达5.12亿人,2019年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规模预计将达到4801万人。如此大的市场,微商品牌岂能不动心?

学生群体纷纷做起微商,其实是反映了微商品牌在市场运营方面的某些变化。

微商品牌降低入门标准 肆意引学生群体入伙

曾几何时,微商的主要从业者是以宝妈为中坚力量,可是近年来微商群体却呈现年轻化的态势,记者在每年的美博会看到,最火爆最激情最年轻的,永远都是微商场馆。

有数据显示,目前的微商群体以年轻人和女性为主力。在性别和年龄分布中,微商代理以女性居多,呈现年轻化特征,女性和30岁以下的代理商分别占比57.9%和63%,而在学历及收入分布中,54.1%的用户学历为高中及同等学历以下水平。

从宝妈到年轻大学生,甚至高中生,微商从业者的年轻化,是自我选择,还是品牌的选择。或者说,这是某些品牌方一场“精心”的设计呢?

对比一组数据,与动辄上千数万元的入门代理费相比,品牌方有意降低门槛,目前投资一两百元,就能代理的微商品牌比比皆是。比如芙瑞塔美白体膜,消费者只要98元购买一支,即可成为代理,这对于学生党来说,在财务上基本无压力,而且不需要囤货,这样的政策似乎是刻意为学生群体量身打造的。而随处贴出的“开学招商季,史上最低门槛”的宣传语,用心更是昭然若揭。

《化妆品财经记者》记者调查获悉,如今主打学生群体的微商招募代理模式是,消费者若以98元购买一支产品,就会被拉进群听课。在听课期间,消费者就属于限时代理了,这期间可以试着卖货。听完课之后,如果进一步想做代理,需要再缴纳800元VIP费用,如果不做,听课到此为止,之前购买的产品也不会退款。

毫无疑问,这种模式是在打着传销的“擦边球”:先交费入会,再听课,听课之后自行决定是不是做代理。对于一个思想尚不太成熟的学生群体而言,经过这一环节,基本就能被“忽悠”入局了。

事实证明正是如此,《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从该品牌的代理商了解到,听完课之后的消费者,最后大多能成为品牌代理。在分级制度上,该品牌分为vip、二级、一级、总代、董事、联创。层层分销,层层获利。

“因为前面就是可以赚钱的机会,至于门槛入会费用,很多人就不会在乎了”,该品牌的代理商郭晓婷告诉记者,她自高一做代理商开始,现在已经四年了,中间换了几个品牌,今年开始代理芙瑞塔。

大学生为何成为微商品牌的收割对象?

对于微商年轻化,有长期关注微商发展的业内人士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女大学生入局微商,除了上述的思想尚不太成熟,容易受人蛊惑之外,时局亦是一个比较大的因素”。在他看来,主动与被动之间,“走捷径”挣钱成为这类学生的共同心态。

目前国内现阶段,“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余热仍在蔓延,很多人会认为做做微商、做做代理便是创业,殊不知创业所经历的远比交费入会做微商艰难得多。世界企业家集团首席执行官丁海森曾表示,“95%以上的创业都会失败,这是一个真实的情况和残酷的竞赛”,可见创业之艰难。然而,在年轻学生群体中,因认识上的偏差,她们不会这样以为。

她们年轻,可以接受失败,做这个品牌亏了,会很快去换另外一个品牌来做。郭晓婷告诉记者,现在做代理商不仅仅只局限于某单一品牌,什么赚钱做什么。以她为例,她在代理芙瑞塔的同时,还在朋友圈卖洁面仪、美牙仪等产品。

“不会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朋友圈的很多客户是自己培养起来了,我们会卖不同的东西,他们都是信任我们的。不仅是我,现在很多的微商都是这样做的,相比较而言,洁面仪和美牙仪等产品的代理入门费用要高,利润也更高,但是销售情况不如芙瑞塔”,郭晓婷还向记者分享了记者的一套经营心得,很满足于目前自己这种“私域流量”的运营。

对于学生而言,大学期间原本是他们在学校享受学习的时光,而步入“创业”做起微商,学校的态度又是怎样的呢?就此,《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采访了湖北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分管人事的张胜杰老师。

张胜杰表示,目前学校对做微商的学生,基本没有特别的管理规定。“我们视为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只要她们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下,从事什么经营什么,只要不违规违法,我们只能给出一些建议,尽量避免学生被骗之类的,实际上,学校层面对学生做微商干涉并不多”。

十有八九在亏损 可她们却坚信自己在“创业”

众所周知,微商有别于传统的商业模式,他们依托微信朋友圈、微博、视频直播等社交平台分销各类产品,一般直接通过微信或支付宝转账完成交易。分销方式是熟人经济的衍生体,以现有人脉为基础,以口碑传播的形式进行扩散,最终形成交易。

时至今日,微商分销涉及的品类越来越多元化,由一开始的面膜、衣服到如今的各行各业,参与的人员也越来越多,但是能够坚持超过半年以上的连4%都不到,原因很简单:不赚钱。

事实上,对于学生微商群体而言,她们的销路是比较窄的,毕竟社交圈子有限,还不具备自销的能力。当她们将产品卖给了熟人之后,一时无法拓展新的人脉圈子,往往生意就做死了,这也是她们不断地更换代理产品的原因之一。

做微商能实现财务自由,走上人生的巅峰吗?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在超过70%的兼职微商群体中,多数人每个月收入500元至5000元,能获得巨额收入的人是极少数。最可怕的是即使十有八九的学生从事微商之后亏钱了,她们仍然坚信自己在创业,坚信这就是创业所付出的代价。当前,因做微商而陷入校园贷的新闻屡见报端,学生群体做微商成功的案例真正意义上并不多。

曾几何时,擅长炫富的微商,怂恿着一批又一批后来者涌入微商大军,追逐淘金梦,而这样的宣传方式对于少不经事的学生来说很具有煽动性。记者了解到,学生微商普遍有这一想法:“既然有做微商可以成功的,为什么不是我呢?”

近年来,微商因为销售模式涉嫌打传销擦边球而成为饱受争议渠道,与此同时,很多人利用假冒微商来骗取学生的钱财,显然,这新一轮“收割”背后暗藏多种隐患。

(原标题:调查|招揽00后大学生入伙,微商急速年轻化的背后)

责任编辑:八七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以下微信公号,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本网内容授权书
Copyright © www.wsws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交电商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5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