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创始人王晓菲转型大

国际创始人王晓菲转型大

们身边就有着这么一个人,她值得所有女性学习和敬佩。王晓菲,聚星国际创始人,一

库店CEO郑剑豪:消费升级

库店CEO郑剑豪:消费升级

3月26日电日前,寺库库店于杭州市开元名都大酒店召开了以“潮升”为主题的2019年年度

蹇瑶联手益品达健大力推

蹇瑶联手益品达健大力推

自马云提出新零售的概念以来,各大行业都在紧锣密鼓的布局新零售。新零售是用户体

当前位置: 社交电商网 > 对话 >

电子商务困惑与立法思考

时间:2019-03-07 09:42来源:法制网 作者:法制网 点击:
我国电子商务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发展,时至今日,已经引领世界潮流。

我国电子商务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发展,时至今日,已经引领世界潮流。

【当代微商网3月7日讯】(法制网)我们不仅要看到电子商务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也要看到随之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例如:网络交易纠纷不断,价格欺诈、虚假宣传、刷单炒信、捆绑销售、侵犯知识产权、支付安全、微商乱象等;市场秩序遭受挑战,电子商务经营者之间出现不正当竞争、垄断;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APP强制索权、大数据杀熟、用户信息泄露等;金融秩序受到影响,P2P破产跑路、网络代币;网络犯罪逐年增多,网络传销、电信诈骗、非法网贷(特别是校园贷)。对于这些社会普遍关注、亟待解决的问题,电子商务立法应当予以回应。

电子商务立法旨在“保障电子商务活动中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规范市场秩序,促进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

但电子商务法一、二审稿对于前述的诸多问题并未明确予以规制,难以有效实现立法目的。鉴于电子商务的发展状况及发展趋势,电子商务立法既应立足实际,就电子商务发展二十余年的经验进行总结,解决存在的问题;也应着眼长远,为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预留空间。本次讲座主要内容是电子商务领域亟待解决而电子商务法一二审稿未予规制或未予有效规制的问题,通过列举典型案例、提出当前困惑、给出解决建议,以期能够为电子商务立法提供有益参考,助力电子商务法早日出台。

电子商务之困惑与立法思考

(一)电子商务如何为收集个人信息的行为划红线?

电子商务离不开个人信息,在个人信息、数据收集过程中,有的是为实现基础服务而收集的必要信息,有的是为实现其他目的而收集的非必要信息,相关法律虽有“合法必要正当”的要求,但并无一个明确的标准;随着APP强制索权、数据信息泄露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个人信息保护已经成为当前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电子商务交易活动中,对于电子商务经营者可以收集什么样的信息,怎么样去收集信息,电子商务立法应当对此类行为明确底线、划定红线。

电子商务之困惑与立法思考

案例一:宫某针对百度公司涉嫌违规获取消费者个人信息等问题,某地消保委于2017年底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此案获立案后,鉴于“百度对上述问题整改到位”,消保委于决定撤回起诉。消保委称,百度在最终提交的整改方案中,对“手机百度”、“百度浏览器”中“监听电话”、“读取短彩信”、“读取联系人”等涉及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的相关权限拒不整改,也未有明确措施提示消费者APP所申请获取权限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供消费者选择,无法有效保障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据悉,百度旗下的“手机百度”和“百度浏览器”等两款手机APP,涉嫌违法“监听电话”、“读取短彩信”和“读取联系人”等,对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造成极大隐患。

案例二:某地消协在2015年调查的100个手机APP中发现,自动获取用户权限问题非常普遍。体验人员在安卓系统手机安装100款APP过程中,有72款手机APP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自动获取用户权限,其中37款手机APP自动获取的权限在6个及以上。这些手机APP自动获取的用户权限包括存储、位置、日历、电话、相机、短信、通讯录、麦克风等。

二审稿相关规定

《电子商务法(草案二次审议稿)》

第六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从事经营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遵守商业道德,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履行消费者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网络安全与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的义务,承担产品和服务质量责任,接受政府和社会的监督。

第二十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收集、使用其用户的个人信息,应当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个人信息保护规则。

第二十一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明示用户信息查询、更正、删除以及用户注销的方式和程序,不得对用户信息查询、更正、删除以及用户注销设置不合理条件。

电子商务经营者收到用户信息查询或者更正、删除的申请的,应当在核实身份后及时提供查询或者更正、删除用户信息。用户注销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删除该用户的信息;但是,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约定保存的,依照其规定。

建议

建议在草案二审稿第二十一条之后,新增一条条文(即第二十二条),细化对个人信息的保护,具体如下:

第二十二条

电子商务经营者收集、使用其用户的个人信息及获取用户有关权限的,应当向用户公示收集内容及理由,并区分必要服务和非必要服务;

电子商务经营者为实现必要服务收集信息、获取权限的,应当经用户同意;

电子商务经营者为实现非必要服务收集信息、获取权限的,应当由用户申请;

电子商务经营者提供的功能服务明确具体的,只能收集必要信息。

对于收集信息、获取权限过程中发生争议的,应当由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解决。

电子商务之困惑与立法思考

(二)电子商务中如何强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电子商务领域知识产权侵权所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发布的《知识产权侵权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显示,2015—2016年民事一审审结的知产侵权案件总数为1.2万余件,且2016年案件数同比增长41%之多;2015—2016两年全国著作权侵权案件在知产案件中占比50.2%,约6000件,其中四分之三属于侵害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放映权的案件。

互联网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互联网产品千姿百态,信息传播的速度和密度也随之倍数增大,可能招致的后果便是著作权纠纷的几何式增长。另外,由于部分网络用户对互联网“共享”精神有误解,以为凡是在网络上搜到的就是能无偿使用的,从而大量使用他人作品;加上有许多网站采用网络爬虫技术自主抓取网络内容,缺乏对他人版权作品的甄别,也产生大量侵权纠纷;对此,电子商务经营者特别是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在知识产权保护及侵权纠纷解决过程中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电子商务立法应当予以规制。

电子商务之困惑与立法思考

(二)电子商务中如何强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案例:黄缨享有漫画作品《电脑和姿势》的著作权,2011年9月20日,深圳市华强北在线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强北公司”)在其微博平台“华强北商城V”发表了一篇信息,该信息下方所附图片为涉案漫画作品,与原作一致,未署原作者姓名。黄缨认为华强北公司侵犯了其署名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涉案微博是经过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梦公司)认证并管理的,微梦公司作为侵权网站的管理者和服务者,未尽审查义务,造成侵权微博广泛流传。遂将华北强公司和微梦公司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后,认定华北强构成侵犯原告著作权,并认定微梦公司不构成侵权。

二审稿相关规定

《电子商务法(草案二次审议稿)》

第三十五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规则,依法保护知识产权。

第三十六条 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向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发出通知,要求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并将该通知转送平台内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应当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知识产权权利人因通知错误给平台内经营者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第三十七条 平台内经营者接到前条规定的通知后,可以向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提交保证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声明。声明应当包括不存在侵权行为的初步证据。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声明后,应当及时终止所采取的措施,将该经营者的声明转送发出通知的知识产权权利人,并告知权利人可以向有关部门投诉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

第三十九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建议

建议将电子商务法二审稿第三十九条修改为“知识产权权利人向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提交异议材料并作出相应担保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电子商务之困惑与立法思考

(三)电子商务中如何通过合同规则推动平台治理科学化?

电子商务活动参与主体具有多元性,主要可以分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电子商务平台内经营者、电子商务辅助服务者、消费者四类主体,各主体之间又通过协议确立关系,可以说合同既是连接各方主体的纽带,也是调整各方主体行为的规范,因此,合同在电子商务活动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在各方主体依法守法从事经营活动的前提下,如何对电子商务各方主体订立合同的行为进行规制,确保各方主体能够在平等公平的条件下订立履行合同、规范有序经营?电子商务立法应当进行相应规制。

电子商务之困惑与立法思考

(三)电子商务中如何通过合同规则推动平台治理科学化?

案例:据媒体报道,2017年8月起,约有44家服饰品牌陆续开始撤离京东商城,其中女装品牌27家,童装7家,内衣3家,包括韩都衣舍、江南布衣、太平鸟、真维斯、GXG等多家国产知名服装品牌的官方旗舰店从京东平台上消失,海澜之家官方旗舰店也只剩下为数不多型号的男鞋。对于此次退出风波,有些商家选择直接发表声明直指京东商城存在“霸权”行为。

2017年“618”期间,不少商家表示遇到被京东“强拉会场”“锁定后台”、“锁定库存”等情况,包括裂帛、伊芙丽、lily商务时装等品牌都纷纷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进行吐槽。承德露露也发布公告称,京东在未征得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大幅降价,强制供货商供货,使公司线上产品售价低于公司市场价格,造成市场混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本网内容授权书
Copyright © www.wsws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交电商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54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