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店顾荣:人和人之间天

贝店顾荣:人和人之间天

在2019亿邦社交电商大会上,贝店总裁、贝贝集团合伙人顾荣在2019亿邦动力社交电商大

杨仙强:社交电商现阶段

杨仙强:社交电商现阶段

昨日,广州电子商务行业协会成立社交电商分会暨授牌仪式在广州举行,广州花生日记

有赞联合创始人蝎子:破

有赞联合创始人蝎子:破

7月10日消息,在2019亿邦社交电商大会上,有赞联合创始人、马蹄社成员蝎子发表了题为

当前位置: 社交电商网 > 焦点 >

草根创业者吴召国和他的未来集市

时间:2019-08-16 15:22来源:扬子晚报网 作者:扬子晚报网 点击:
吴召国坚信思埠之于未来集市,类似QQ之于微信。

【社交电商网北京8月16日讯】(扬子晚报网)吴召国坚信思埠之于未来集市,类似QQ之于微信。

吴召国坦言自己有社交恐惧症,这与他眼下的身份落差明显。他拥有一个名为思埠的庞大微商帝国,是这个帝国的主要创办人和集团董事长。眼下,他的业务触角又延伸到了近几年火热的社交电商赛道,名为“未来集市”的App于今年7月1日开始公测。根据未来集市官方公布的数据,目前这款第三方应用的注册用户已经达到100万,GMV在短时间内达到10亿。瞄准社交电商的投资热潮其来有自,仅在2018年的融资总金额就超过200亿元。对于资本而言,它们看中的是将“人与人的关系”纳入电商后可能会酝酿出一个庞大的新市场。在这个正变得越发火热的战场中,创业者和投资人们最常讲的故事是:微信和淘宝之间不完全重合的部分——根据Trustdata今年6月的监测数据显示,微信MAU与手机淘宝MAU间存在着超过6亿的鸿沟。这6亿用户,意味着电商无法触达但社交平台却能触达的消费群体。即便单个用户带来的收益可能并不性感,但如果能将长尾市场的消费潜力充分开拓出来,其商业价值也极为可观,这构成了社交电商得以存在的根本逻辑。所有人都希望从微信生态里分一杯羹,但这碗饭不那么容易吃到。“未来集市”的官方公众号在上线10日后即被微信关停,理由是“涉嫌违规分销”,消息一出便将吴召国和未来集市拖入涉嫌传销的舆论漩涡。被迫站在风口浪尖,原本对庞大市场机遇满怀憧憬的吴召国,此刻却面临着可能是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困境。

“迟到”的未来集市

吴召国就像是个矛盾的结合体。比如他的微信号昵称是“我感觉我是文艺青年”,但在社交电商这一行闯荡,没有狼性便难以立足。在吴召国看来,未来集市是一个新物种。“社交电商看起来拥挤,但其实有不同的商业模式:拼多多代表的是拼团式,有赞代表的是SaaS,另外还包括一些社群团购的模式。那么未来集市,实际上是分享式的圈层电商”,在微商领域里摸爬滚打多年,吴召国已经对不同的商业模式了如指掌。他口中的“圈层”,圈是指每个人的社交圈子,层代表每个人在自身某个领域中所处的层级,圈层合在一起即是一个人完整的社交能量。

与拼团式社交电商不同,未来集市强调的不仅是能够低价购买商品,还可以分享商品并在朋友完成购买后获得不同比例的返佣,这也是吴召国口中“分享式圈层电商”模式的核心。这个模式的优势在于,当能收到更实实在在的现金反馈时,人们开拓自有社交关系链的动力也会变得比平常更加充足。无论供应链还是用户,人们总是期待一份确定性的收益,这是吴召国在经营微商时便已累积下来的经验。社交电商的发展开始提速是不争的事实。今年5月,肖尚略的云集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从创办企业到最终敲钟仅仅过了不足四年时间。云集的上市对于社交电商而言无疑是一剂强心针,这个被视为游离在合规灰色地带的行业终于算是有了一个正式的身边标签。与云集类似,包括贝店、环球捕手等在内的大批新晋社交电商平台开始抢食这块蛋糕。这些异军突起且声势浩大的平台既在喧嚣中共同造就出一个风口,也让战场快速进入到了刀刀见骨的时代。毕竟对于社交电商领域的玩家来说,人是商业模式中最宝贵的稀缺资源,越往后资源越少,这终归不是个对后来者友好的游戏。严格来说,虽然思埠内部在一年前就有想法并开始尝试搭建团队,但对于最近才开始公测的未来集市,吴召国丝毫不担心会因为“迟到”而错过大片市场。S2B2C是社交电商普遍采用的基本模式,即商品从供应链经由小的渠道商或经销商,最终向更广阔的消费者群体覆盖。这一模式对于易被忽视的下沉市场极为有效,从本质上说,娃哈哈等本土饮料品牌借由强大的经销体系将产品送往全国各个角落就是采用的这种思路。在这其中,是否能抢占更多的小经销商资源成为社交电商发展的关键,但对吴召国而言,未来集市在发展之前就已经将这个问题解决掉了。吴召国坚信思埠之于未来集市,类似QQ之于微信。微信的快速成长并非冷启动,而是基于此前腾讯坐拥的庞大QQ粉丝;对于看似迟到的未来集市,思埠对小B端的掌控能力成为了一把在拥挤市场中打开空间的利刃。实际上,眼下的社交电商平台近乎皆由微商转型而来,这种内部资源的对接既平顺又高效。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迎宾大道的思埠大厦,如果不算配套楼的话,主楼总共有13层楼。“怎么这么偏”,这是思埠大厦给曹志越留下的第一印象,曹志越是思埠的首轮投资人,也是赛富投资的合伙人。

吴召国在2014年6月只租了一层楼,但随着业务的扩大开始将办公空间延展到了整栋。虽然地理位置较偏,但大厦内部一片繁忙的景象还是让投资人们惊讶。除了自己的几百名员工,思埠旗下最重要的两千多名小分销商也在这里集中办公。身处同个空间造就的组织刚性,让社交关系链从思埠复制到未来集市不算麻烦,这也给了吴召国不担忧业务发展的底气。

草根吴召国

吴召国不是个典型的创业者,这是思埠的投资人们共同认可的结论。“我2003年高考就落榜了,当时我们学校只有三个人落榜,我就是其中之一”,吴召国曾经在不同的场合反复说道,说话的对象既包括记者和投资人,也有那些期待未来某天能够成功的小B们。坦白自身不算光鲜的经历,这可能是大多数创业者做不到的事情,但吴召国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成功的创业者大多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和从业背景,与他们相比,吴召国本人身上的草根味确实浓郁。不只是高考落榜,吴召国在创办思埠之前也是位不算成功的连续创业者。最早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作为山东大汉的吴召国找到了一份销售面膜的工作,就此进入了化妆品行业。但随后几次与化妆品相关的创业历程屡屡不顺,因为公司责权利不清晰及自身的强势性格,与合伙人们心生嫌隙最终出走。2013年,吴召国瞄准了急速发展的微信,开始尝试通过微信的社交关系链卖货。他选择通过直播的方式笼络经销商,但出师不利,第一场直播课算上他自己设置的扮演助理的小号在内,开始总共有七个人在线。随着他演讲的逐渐深入,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也流失得越来越多,到结束时已经没有人在线。而后来,吴召国在快手上的粉丝数高达数百万,偶然间成为了一名网红。“他不是那种阳春白雪的创始人,吴召国的这种经历让他对下沉市场能够有更好的理解”,曹志越说道。曹志越对思埠大厦一楼大厅里挂出的一句话印象深刻——“强大自己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如果去接触思埠大厦里的创业者,就会发现大家对这句话都高度认同。这种价值观的塑造上是做得很好的”,同为思埠的投资人,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也在采访中提到了同一句话。正是因为在成长、求学、从业和创业的道路上经历了太多问题,才让吴召国将这句话当做信条,并将这种价值观不断强化并灌输到公司和公司掌握的销售网络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本网内容授权书
Copyright © www.wsws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交电商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5451号